双十一调查|被严管之下的物联卡:电商滥售,隐患重重

“9.9元100G流量、0月租、随充随用、永不限速。”你是否也会为这样的“物美价廉”所心动?

今年“双十一”电商购物节活动前夕,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接到消费者投诉称,在淘宝、拼多多等电商平台购买的所谓流量上网手机卡,实为“物联卡”。按卖家提供的教程激活并预充购买套餐后,遭遇商家跑路,充值费用打水漂的情况。

双十一调查|被严管之下的物联卡:电商滥售,隐患重重

记者在京东、淘宝平台上随机搜索,有购买使用的消费者直接点名商家出售的流量卡,实为物联卡

物联卡作为物联网的核心载体之一,目前被广泛应用于智能交通、智能医疗、车联网、智能穿戴设备等需要无线数据传输的智能终端设备,但各大运营商仅支持企业客户办理,不对个人用户销售。

近年来,有关部门接连出台相应法规文件,对物联网卡行业“拉闸限电”。公安部网安部门也持续部署“净网”“断号”等行动,集中打击整治网络账号黑色产业链。遵循国家相关规定,“物联卡”在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也均被明确列为禁卖商品。

但记者调查发现,为了逃避监管,不少商家在销售时玩起了“文字游戏”。与此同时,仍有大量“卡贩子”在百度贴吧等社交平台伺机揽客,已实名好的物联卡可随意购买。

一位从事反电信诈骗工作多年的公安机关人士向澎湃新闻介绍,物联网卡流向社会主要存在两个隐患,一是流量限制技术不成熟,被人破解后会变成无限制上网卡;二是伪实名制的问题,和普通电话卡流量卡一样,如果犯罪分子用这种卡作案,公安机关追查成本非常高,难度非常大。

消费者称买卡预充后商品下架、商家跑路

河北邯郸的张先生向澎湃质量报告投诉平台(https://tousu.thepaper.cn)反映,九月中旬他在拼多多平台首页刷到一款流量上网手机卡,售价9.98元,月销超过10万件,该店铺内还有多款相似的手机卡在售。

双十一调查|被严管之下的物联卡:电商滥售,隐患重重

河北邯郸的张先生提供在拼多多平台购买的物联卡及交易截图

他表示,当时该商品页面介绍,购买这款流量卡后,每月只需充值9.9元即可享用100G流量(包含定向及非定向流量),随充随用,不限年限。使用超过6个月后,该卡还能从纯网卡自动变成电话卡,可随时拨打电话。

澎湃新闻记者看到,该商品主图上印有“中国移动”标识,并写有“移动爆款卡”“全程不限速”“永久售后”等字样。

下单没几天,张先生就收到了快递,包含一张实体手机卡和一张二维码打印纸。澎湃新闻记者实测后发现,这张卡在外观上和普通手机SIM卡相似,但实际上却是一款物联卡——这是由三大运营商向物联网企业用户提供的一种智能连接服务,采用专用号段和网元设备,可以实现收发短信、无线数据、语音等基础通信服务。

中国移动官网上明确显示,目前移动物联卡仅支持集团客户办理。中国移动官方客服向澎湃新闻表示,企业用户采购物联卡需提供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等文件,经办人需持本人身份证,非企业法人需提供单位授权证明。

记者扫描张先生提供的二维码看到,激活这款物联卡大致有三个步骤:首先要在一个名为“无限极通信”的物联网管理平台上注册账户,上传身份证照片完成实名认证;随后登录该账户获取物联卡的卡号及ICCID(Integrate circuit card identity,集成电路卡识别码),按页面提示,跳转进入中国移动物联网连接管理平台官方微信小程序“中移物联卡实名登记”,激活该物联卡并完成实名认证;最后,重新登录前述第三方管理平台账户主界面,在一个左上角标有“中国移动”的个人账户页面进行充值及余额查询。

张先生激活该卡并按要求首充120元话费后,账户页面显示该卡余额为110.1元,但始终处于停机状态。张先生联系该店铺客服,对方“已读不回”。他还发现,该店铺已经下架了所有商品,“现在已经查无账号,原商品购买链接也打不开了。”

澎湃新闻注意到,该店铺在拼多多平台上公示的网店营业执照显示其主体为“烟台百分百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张丹,经营范围包括电子技术研究开发等。但微信支付凭证显示,该笔话费的收款商户为“莱山区徒嫣电子经营部”——该经营部位于山东省烟台市,成立于2022年1日29日,个体经营者为张根生。同日,张根生还在同一大楼内成立了另一家“电子经营部”,同样提供电子批发零售等业务。

张先生表示,他多次与拼多多官方客服协商沟通后,平台方退回了该笔订单及120元充值费用。

同样遭遇店铺关门,商家跑路的情况,河北黄骅的何先生非但流量没用上,还白白损失了百余元。今年4月24日,通过搜索“流量卡”这一关键词,何先生在一家名为“希特网络”的淘宝店铺购买了一张联通流量上网卡,花费5.8元。页面介绍称每月充值9.9元可用100G流量,后期可更换套餐。收到卡后,他发现这实际上是一张物联卡,无法激活使用。

双十一调查|被严管之下的物联卡:电商滥售,隐患重重

河北黄骅的何先生首充套餐后,发现淘宝店铺关闭,微信公众号停止使用。

何先生提供的截图显示,该店铺客服让他先在名为“昀熙网络”的微信公众号上充值套餐,并称5月2日完成实名认证后就能使用。当天,何先生订购了9.9元套餐并按要求充值了99元预付费。2日,何先生反馈仍无法实名使用,客服称当天将原路返回充值费用。

仅过了一晚,5月3日上午,何先生发现该淘宝店铺已关闭,无客服售后,商品页面显示不存在。同时,该微信公众号也因用户投诉被平台判定“存在安全风险”而被停用。

蹊跷的是,该微信公众号注册于2022年4月17日——就在何先生购卡前不久,认证主体为“深圳市光明区特吉速汽车维修部”,IP属地显示为“湖南”。而微信付款截图显示,该公众号关联收款商户为“海口龙华牧轩网络科技工作室”。工商信息显示,该工作室成立于2022年4月13日,经营者为马康顺,经营范围包括互联网数据服务等。

记者还注意到,今年5月9日和6月20日,因“执法部门无法通过个体工商户登记的经营场所及经营者住所获取联系”,海口龙华牧轩网络科技工作室和深圳市光明区特吉速汽车维修部已分别被当地有关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何先生表示,他先后多次向淘宝平台举报并反馈被骗信息,但淘宝客服称未见商家违规,无法处理。截至目前,何先生仍维权无门。

卡贩子揭内幕:首充预存是行业套路

“卡可能本身就被设定为停机状态,这就是‘割韭菜’呀,充进去就是他的(钱)了。电商平台上卖这些(卡)的店铺,一般活不过七天。卖得狠一点,三、四天就会被关店,因为现在线上严禁售卖。”

对于前述两位消费者的遭遇,来自深圳的“卡贩子”汤皓(化名)直言,用低价吸引用户购买,要求首充后使用的情况很常见,“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一个微信名为“全国流量℡”的卡贩子同样表示,“那就是套路”。

遵循国家相关规定,“物联卡”在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均被明确列为禁卖商品。以《淘宝平台违禁信息管理规则》为例,其明确规定禁售“集团卡,如物联网卡”。但该规定提示,商家可以随硬件设备(如Mifi、车机、儿童手表等)赠送物联网连接服务,“但必须确保其所提供的物联网卡服务能满足手机淘宝物联网卡机卡绑定、实人认证等强制性要求。”

但记者多日在淘宝、京东、拼多多、闲鱼等线上交易平台上浏览发现,为了逃避监管,不少商家在销售时玩起了“文字游戏”,将物联卡包装成所谓的“纯流量卡”“纯上网卡”“大流量卡”。记者注意到,不少消费者在商品评价中上传了充值使用教程等照片,除了不同运行商的实名登录平台不同,操作过程和前述两位消费者的遭遇如出一辙。差评显示,除了充值后不能用外,更有人直接点名店家出售物联卡。

双十一调查|被严管之下的物联卡:电商滥售,隐患重重

记者将被指出售物联卡的商品链接放入购物车后没多久,有的商品链接失效,也有店铺直接“消失”

与此同时,记者分别在10月中旬和11月上旬,随机在淘宝平台上将多个被指为物联卡的商品加入购物车。但没过几日,有的商品失效,页面显示不存在,更有多个店铺直接“消失”。

而在百度贴吧、微博、知乎、小红书等网络社交平台上,更多的 “卡贩子”正伺机而动。在百度“物联网”贴吧,充斥着“大量承接某动某通代认证”“招代理高返佣,出移动联通流量池0.4*G起”等直白的揽客网帖,并附有微信或QQ二维码,记者随机添加了5人的微信号,包括前述的汤皓和“全国流量℡”。

记者和其中多人交流后了解到,一般运营商与物联卡公司签订合约后,会根据对方的要求,开通一个“流量池”,运营商通过统一的后台配置系统进行管理。一旦“流量池”中的流量耗尽,企业又没有及时续费,就会被暂停服务,相关物联卡无法继续联网使用。而物联卡公司收到卡后,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将定向流量转换为可使用的通用流量,通过招代理分销的方式,对接API赋予卡板套餐,后续还可在微信公众号内搭建程序进行充值。

那么,“卡商”如何盈利?一来,卖卡可以赚钱。汤皓告诉记者,运营商开通流量池后,可一次性提供几万至几十万张物联卡。过去,运营商直接提供插拔卡,可放入手机直接使用,单张成本在0.5元左右,等于白赚差价,但目前根据相关规定,运营商只能提供贴片式物联卡,需自行送入制卡工厂进行贴片转插拔,成本较高。

记者搜索发现,电商平台上相关卡板费在4元至10元不等,但在百度贴吧等平台上,卡板费普遍在2元左右。“现在竞争大,我们成本一块八,普卡卖两块,相当于平进平出。现在光卖卡赚不到钱,最好做的那几年已经过了。”汤皓说。

二来,通过赚取激活充值赚钱。汤皓表示,月销售流水越大,运营商就可给予一定的优惠,如月销流水达500万,第二个月可免20万张卡板费等,“只有激活多,才能赚得多。”因此,要求开卡首充、预存也成为了行业常规套路。

“实名卡”可随意购买,卡贩广收代理铺货

除此之外,上述这样的营利模式还造就了市面上广收代理铺货、低价卡高虚量等乱象。

记者添加的5名“卡贩子”均表示可以接受代理,返佣在35%-50%之间,还可提供一件代发,其中4人可提供已实名好的“工作室卡”。

网名“腾衍通讯”的贩子主推移动物联卡,他介绍,2元一张未经实名的三切卡,一件代发,每单返35%。还可根据拿卡数量按比例返佣,200张以内按套餐金额返30%;200-500返40% ;500张以上返45%。需要实名卡,可帮忙介绍。

“全国流量℡”和汤皓则称其出售的“工作室卡”,可随意更换设备,不锁卡、不限速,支持代理定制更改套餐。

双十一调查|被严管之下的物联卡:电商滥售,隐患重重

汤皓发给记者的工作室卡,一箱约为250片

“全国流量℡”自称从业4年,全网代理超过40余人,3个微信号好友近8000人。看到记者咨询代理问题,他迅速发来多张移动联通套餐等照片。他表示,最低10张起批,返佣30%,最高可返45%。一次性批发到手250张,卡费只要20元,用户充值即可对应返佣45%,如选择29.9元60G套餐,即可到账13元。若选择一件代发,卡费需22元,但佣金仍为45%。成为代理后,他还可在公众号上帮开一个专属后台,用户充值佣金即可到账。

记者注意到,“全国流量”朋友圈背景图为“深圳智铭物联科技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但其发出的代理盈利图上却显示为“枫叶物联”。他解释称,前者是昵称,后者是公司名称。但记者并未搜索到“枫叶物联”相关公司信息。而根据工商信息,智铭物联也已于2022年5月被当地有关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双十一调查|被严管之下的物联卡:电商滥售,隐患重重

“卡贩子”在微信朋友圈中发布招募代理、购卡交易截图等内容

汤皓则介绍,工作室卡提前做好了相关数据、网速稳定,“但必须量大,能保证安全。”他透露,目前工作室卡主要提供给从事抖音等平台“养号”、电商刷单、游戏平台刷买卖任务等团队,他手上这样的团队有三四个。不过,他的工作室卡无法提供佣金,需要实付卡板费和相应套餐费用,“至于你卖多少钱,你自己决定。”

为了验证这两人的说法,10月中旬,记者向“全国流量”和汤皓处各买了一张联通实名卡。

10月下旬,记者收到“全国流量”从广西岑溪市发来的快递,包装上写有“AXXX发货一张”“划卡代理”等字样。按照随单的使用小卡,记者关注了其微信公众号“枫叶互联网”,并在苹果应用商店下载了一款名为“iot用户中心”的软件,下载输入公司标识“枫叶物联”,输入卡上的ICCID号码,进入个人管理页面。记者点击“官方实名”图片,直接弹出“已实名无需实名”的字样。记者随机选择一款套餐欲充值,但系统显示该商家涉嫌违规,微信收款功能被限制。

对此,客服要求记者通过公众号渠道进入该平台进行充值。充值生效后10分钟,记者便可直接访问通用互联网应用。

而为了安全起见,汤皓从深圳发来了一张测试卡。该卡上没有任何运营商标识,也没有ICCID号码,只写有一个充值号并提示需要实名认证。记者将该卡插入手机后,就可以直接使用QQ音乐、微信等应用,但打电话等功能均被限制。

此外,低价卡高虚量,也是行业“公开的秘密”。

双十一调查|被严管之下的物联卡:电商滥售,隐患重重

根据记者的套餐定制要求,汤皓制作的工作室卡推广海报。“神牛卡”也为记者随意命名。

汤皓简单算了一笔账,1GB流量的成本约0.5元,100GB套餐的非实名卡,成本就要50元,还需要给代理返佣,“卖你39块9,如果你流量还用完了,是不是就赔大了?”汤皓直言,市面上根本没有不虚量的物联卡,“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敢这样去赌。”

他告诉记者,他所卖的卡,代理在没有特别要求的情况下,一般既定的虚量在40%左右。虚量多,套餐价格可以稍低一些。记者询问是否有代理要求制定50%以上的虚量,唐先生直言,“很多,虚量达60%-70%的都有。”他解释,有的代理包套餐时要求虚量50%,但收到后会进行二次加工,到用户手上虚量可高达70%。“有用户找到我们质问,但其实我们只给客户虚了50%。套餐包出去了,我们也根本控制不了客户。”他说。

对于这一说法,记者通过测速软件和手机系统自带的流量监测简单对比发现,“全国流量”和汤皓提供的卡虚量均达到50%左右。

物联卡流向社会隐患重重

5G时代来临,移动物联网规模应用不断提速。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8月末,我国窄带物联网达到75.5万个。我国三家基础电信企业发展移动物联网终端用户16.98亿户,较移动电话用户的16.78亿户还多出2000万户——移动物联网连接数首次超出移动电话用户数。

物联卡作为物联网的核心载体之一,目前被广泛应用于智能交通、智能医疗、车联网、共享设备、智能穿戴设备等需要无线数据传输的智能终端设备。随着5G网络覆盖不断完善,物联网产品应用日益丰富,物联卡市场也持续火爆,吸引各色“淘金客”争相涌入。

“蓬勃向上却又鱼龙混杂,是这个行业目前的现状。”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如是评价。

双十一调查|被严管之下的物联卡:电商滥售,隐患重重

过去几年,因资费低、可批量办理、尚且无需实名认证等特点,物联卡一度在市面上泛滥,被“羊毛党”、不法人员尤其是电信诈骗分子钻了空子,行业乱象频现。公安部网安局公布的2020年十大典型黑产案例多与“物联网卡”有关,如2020年6月,湖北荆州警方破获一大型QQ“养号”黑产链,该涉案团伙利用非法购买的7万余张物联卡累计销售恶意注册、非法获取的QQ账号达270余万个,关联涉诈涉赌案件1700余起。

对此,目前有关部门已接连出台相应法规文件,对物联网卡行业“拉闸限电”。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的《关于加强物联网卡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工信厅网安〔2020〕9号)等文件,以及将于今年12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电信网络诈骗法》等法规要求,明确物联卡只能用于约定使用场景,禁止超范围使用;要求机卡绑定,禁止突破定向访问限制;严禁二次转售;禁止终端访问社交类、游戏类、购物类等人联网应用;通用大流量卡须实际使用人个人实名,且一证十号等。公安部网安部门也持续部署“净网”“断号”等行动,集中打击整治网络账号黑色产业链。

汤皓向记者坦言,物联卡销售已经过了“躺着赚钱”的黄金时机。他表示,2018年至2020年是巅峰期,每天可稳定出售几万张卡。光工作室卡,每天就可卖出上千张,“有的大团队,两天就要消耗3000张。”但随着相关政策收紧从严,加上疫情影响,现在生意不好的时候,一天只能卖出上百张。

在刚添加微信时,他就提醒记者,有任何涉及到卡的问题,不要用微信打字,最好直接语音,“保证我们双方的安全。”在后续的交易过程中,他也不断强调,“不能空卡出售”,“不能放到明面上卖,不能和任何人说卡不用实名,被查到谁都跑不了。”

该人士进一步介绍,伪实名就是实名登记开卡后,物联网卡再被转卖,通过网上交易后,购买者信息就难以确定,会增加追查难度。

“网上交易不是法外之地”,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指出,根据《电子商务法》相关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不得销售或者提供法律、行政法规禁止交易的商品或者服务,对于被包装出售的物联卡,电商平台要继续加大相关商家的资质审核和日常管理,一旦发现有商家有类似投诉,需要立刻采取相关措施,禁止平台内存在类似行为,并向有关部门举报。运营商也要承担发卡商的监督责任,提高代理资质审核门槛,不得为变相违规售卡行为提供方便。对于消费者,若明知购买该类卡种是违法的前提下,仍购卡使用,则需要自行承担相关损失,并考虑后续的风险。

原创文章,作者:sunyaqu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allk.cn/90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